网站首页 | 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拳击

搏击

特色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林风-昆仑决-功夫 >

散打选手自曝收入不如民工 武管中心被指收费高

时间:2012-01-01 16:35 来源:未知 作者:dong 收藏 打印

正视散打发展的现实,并不意味着散打的发展就没有问题。散打从业人员收入低、非正规赛事充斥国内搏击赛场,让散打从业人员的生存状态远远称不上好上官鹏飞在海南的功夫王比赛丢了性命,但他的出场费仅仅是税前4000元。记者继续采访了多名圈内人士,试图给出

  正视散打发展的现实,并不意味着散打的发展就没有问题。散打从业人员收入低、非正规赛事充斥国内搏击赛场,让散打从业人员的生存状态远远称不上好——上官鹏飞在海南的功夫王比赛丢了性命,但他的出场费仅仅是税前4000元。记者继续采访了多名圈内人士,试图给出散打真实的现状,面对运动员们的抱怨、外界“要办赛武管中心收钱太多”的指责,中心又是什么态度?他们是不是真的阻碍了散打的职业化发展?本报记者 陈宏

  从业者境况落魄

  运动员叫苦跟打泰拳的比也没法“阿Q”

  上官鹏飞生前曾在博客上写过一篇日记,问“知道我们有多苦吗”。他的问题,圈内人都了解答案:正常的一线运动员,比较好的,月工资是四五千,年收入几万块,至于比赛奖金,很少,比较发达的一些地方举行的锦标赛,辛辛苦苦夺冠了,冠军奖金也才一万块,扣除各种税费以及分成,到手的没多少(这还都是不错的运动员,差点的,月工资仅两千来块),参加国内这些商业比赛,出场费稍微多一点,但也很有限。“国内至今奖金算最高的,也就这个“功夫王”。黄磊拿过两次,每次都是100万奖金,自己可以分到手几十万,但这个要求所有级别的擂主打到最后再去打无差别赛脱颖而出——拿这笔钱,基本等同于中奖。”一位圈内人透露。

  散打运动员们经常说的是,“我们还不如农民工”。更让不少运动员郁闷的是,很多人拿了冠军,觉得自己好歹也应该是有成绩的人了,但最终的结局,却是给老板做保镖,或者给娱乐场所当内保,心理上的落差,比收入更让他们觉得难受。

  管理层对运动员们的抱怨却有自己的说法:“散打目前还是举国体制,吃住训练都是国家掏钱培养,然后还发工资,跟很多国外运动员比起来,已经很优越了。”这样的说法,有着不小的市场,尤其是跟泰拳运动员比起来——一位圈内人告诉记者,重庆电视台曾举办过搏击类比赛,有泰国选手来参加,打下来奖金大概是几万块,但这些大部分都是他所属的老板或者协会拿走,他们所得只有一点点,“月薪大概也就两三千人民币,临走时主办方给他们一人发100块人民币逛街,他们就开心得不得了;平时在泰国训练,很多人根本没床睡,搭个棚子睡地上,能打商业赛事才有床。”

  然而,这样的比较方式,并不让运动员们认同,有队员表示:“体制内真正能稍微活得好一点的,基本都得是国家队的,地方上的一线队员如果拿不到全运会金牌,顶多也就温饱。”他们希望有更好的发展,尤其是一些退役的散打选手去国外打UFC、MMA等知名职业赛,如张铁泉、高立宝、戴双海等人,这让他们觉得,散打如果再不尽快职业化,要发展将会受到极大的制约。

  “张铁泉还不是打的UFC的顶级赛,有点垫场赛性质,但据我所知,他签的整体合同,一年打4场,每场的出场费就有一万多美元,”一位知情人透露,“虽然搏击在全球都是一个金字塔形的运动,打一场就能赚几十万几百万的人永远是极少数,但国内正规的职业赛事还是太少了,他们没有选择。”

  办赛方混水摸鱼

  “野路子”赛事多一线选手请不来

  要想职业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国内目前带点职业性质的商业赛事不算太少,除了上官出事的这个功夫王比赛,很多电视台都会举办,像中央台的《WMA职业联赛》、河南台的《武林风》、北京台的《武状元》,但其中被武术运动管理中心认可的却很少,而不认可的赛事,意味着“体制内”的运动员不可以参加,“中心对运动员的控制非常严格,一旦参加,就失去了参加全国比赛、世界比赛的资格。”知情人告诉记者说。

  按照正常的程序,在国内如果要办一场商业性质的搏击类赛事,需要主管部门即武管中心的审批。中心的说法很明确:“作为管理最高机构,需要尺度统一,以推广包括散打在内的武术运动。如果不审批,随便邀请运动员,很容易出事。”

  然而,现状却是,没在武管中心注册审批的赛事,比比皆是,很多搏击类赛事打的是擦边球。一位圈内人告诉记者:“很多地方也不报中心审批了,就叫文化节、武术节之类的,跟地方政府的主管部门打个招呼就做了。这些当然都存在隐患,毕竟搏击项目还是比较有专业性质,没有专业人士参与,很容易出问题的。”

  甚至是各大电视台做得已经比较有影响力的节目,如《武林风》、《武状元》,其实也都是不受武管中心承认的赛事,对外都说是电视台的一档栏目。央视办的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武管中心冲着央视的面子,发了个文,表示承认,也纳入了自己的品牌赛事计划中,在运动员扶持方面给了一些政策,但是“中心这些都只是宏观上的,对赛事没有具体的参与,裁判不是他们的,运动员实际上也不可能给各地方队的一线选手。”

  一线选手能够选择的正规商业赛事,其实并不多,这自然也让他们的收入大受限制。“反倒是一些二线运动员,觉得没前途了,打也打不上去了,无所谓了,去打《武林风》这些赛事,反而出了名,赚了钱。”一位知情人说,这些台上的明星,常常让一线选手羡慕,他们实力较差,名气却比自己响得多。

  除了没有中心审批、承认的商业赛事,中国的地下搏击尽管碍于法律,没有多少“真正开台子打的”,但带赌博性质的并不少,“有很多老板对搏击有兴趣,让他们散打出身的保镖,私下打一场,娱乐再加上彩头,这样的确实不少。”而这,在安全保障方面就更无从谈起了。

  管理方遭受质疑

  武管中心被指管理费收太高

  运动员们呼吁职业化,很多人也有热情办商业赛事,为什么目前国内存在的,却是大量的非正规赛事?“散打的盈利能力还不算强,但武管中心开口收的管理费却不低,经常是一开口就是一百万几百万的,吓跑了很多人。”熟知流程的一位圈内人透露。

  这位圈内人曾经有朋友想办搏击赛,中心开口就是100万的管理费,另外派裁判和工作人员,车马费也要几十万,把他朋友吓跑了。

  记者了解到,同样在海南举行的《龙行天下》是武管中心承认的正规赛事,但即使有旅游卫视这样的平台,海南省体育局也出面找中心“通了关系”,最终中心给出的最优惠价格,也达40万——虽然如果只在当地审批,甚至几万块就能搞定,但选手的级别就上去了。《龙行天下》今年能得到国家队的选手参加,最后还能再跟泰拳的泰国队较量,宣传包装的噱头上去了很多的档次。散打类搏击,在国内还不算热门运动项目,但“水还是很深”。前两年某地办《华山论剑》,两年亏了1800万,这类案例无不说明,想搞搏击商业赛事,在国内不是件容易的事。

  之前有媒体报道说,中国没有真正的职业散打赛事,中心有一定的责任:2004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第2届世界杯散打赛,承办方赔了数百万元,但中国武协的100万元主办费却照收不误,将赛事给承办方,自己当甩手掌柜;而第5届“中国功夫-泰

  国职业泰拳争霸赛”未能在广州举 行,更是说明一定问题,中心不愿 “贱卖”手里握有的资源,与承办 方共同培育市场,使得承办方要想赢利只能控制成本,比赛的包装和宣传力度无从谈起。 不过,面对外界甚至是圈内 很多人的指责,武管中心的态度 并没有太多变化,一位体制内的 人说的一句话,很能代表他们 的观点:“没有一定的实力,光 想靠赛事圈钱,是对散打发展 的不负责任,中心当然不可能答应。其实中心也很矛盾,既希望多点赛事,多点推广,但又怕隐患太多,难以管理。”还有人认为,中心也并不是只想收钱:“上官鹏飞出事的功夫王,因为只办了两场,第三场没法再办,中心就免掉了管理费, 没收一分钱。在保险之外,上官鹏飞一共赔了一百多万,不也是中心和河南地方上共同出的钱?”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最新评论